HILARIOUS > 最新動態

高校宿管阿姨退休 800餘名學生集體"請願"將其留下

作者:Christine 日期:2017-12-04 標籤: 分類:阅读:20

  在香港大學食堂做了44年的阿姨袁蘇妹,2009年獲得了香港大學的榮譽院士。前幾天,這位身份特殊的院士去世,香港大學的官方主頁放上了她的照片進行深切悼念,很多香港的名流得知此事之後也紛紛發文懷念。

  “我們學校也有這樣一位了不起的後勤阿姨!”昨天,時報記者接到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學生的電話說,這位阿姨是27號樓的宿管阿姨,本來11月25日要退休的,結果她所管的寢室樓800多名同學集體“請願”將阿姨留了下來。

  阿姨留下來了,真好!

  “阿姨好!”

  “你們好!”

  因學生“請願”留下來工作的宿管阿姨名叫徐根娣,衢州龍遊人。昨天,記者采訪她時,時不時地會有學生進來,每個人都會與她打招呼,而她也會親切地回應學生。

  張唯燚是杭州電子科技大學27號樓的樓長。“又看見阿姨了,感覺真好!”他說,阿姨11月25日退休後,他感覺心裏就像少了一件什麽東西一樣,很失落。11月30日起了個大早,發現阿姨回來了。他強壓心中的欣喜,走近一樓值班室窗口時,像往常一樣輕呼了一聲“阿姨好”,阿姨回複他“唯燚好,記得多穿點衣服啊”,他心中狂喜。

  窗口裏那個親切的身影又回來了。“真好,我要告訴大家!”張唯焱發了微信朋友圈。

  據了解,徐根娣的這次“返崗”,還是因為學生請願。

  但凡是杭電學生,都經常光顧一個叫“杭電表白牆”的QQ互動社區。11月25日,網友@老杜 發的帖子被置頂,“召喚神龍了,27號樓的老鐵們,說出最想說出的一句話,我帶著大家的心願,去公寓中心請命,留下我們的徐阿姨吧。”網友@老杜 還頗有“煽動性”,“讓徐阿姨的工齡再延長些,陪我們一起走過大學的春夏秋冬。徐阿姨別走,穿上學士服的那一天,我想喊您一聲:‘徐媽媽’。”

  這個帖子引起熱烈回應,截至發稿前,獲得1.7萬次點擊,1384人點讚,評論達數千條,大多是同一個聲音——“徐媽媽,別走!”

  離別前的晚上

  11月24日是杭電27號宿舍樓宿管阿姨徐根娣55歲生日。2014年以來,27號樓學生自發形成了一個慣例,每年都為徐阿姨舉行一個生日會,地點就在一樓徐阿姨的值班室。不耽誤她的工作,學生湊點錢買一個生日蛋糕。每年的這一天都是徐阿姨一年中最幸福的一天。因為在此之前,這個對自身生活不太講究的阿姨,從沒過過生日。

  今年的生日,除了幸福之外,卻多了些許憂傷。因為到了55歲,過了生日就正式退休了,所以生日會也變成了送別會。

  晚上9點半,張唯燚和各樓層層長擠進了徐阿姨的值班室。今年的蛋糕特別大,孩子們還額外湊錢買了個“簽字本”。全樓層所有學生都想在上麵留下和徐阿姨在一起的點滴、故事,簽字本不夠用,隻能附上紙貼在上麵。

“我已經記不清叫了您多少聲阿姨,但我知道每一聲阿姨後都有一句‘回來了啊’!”

  “沒有我們這幫臭小子煩您了,也不用擔心我們啦,以後我一定盡量遵規守矩,按時回寢。”

  “在這一年裏,我們已經把您當作了我們的親人。”

  ……

  值班室隻能容納十幾個人,後來的學生隻能挨在大廳裏。

  當時正在洗澡的2016級自動化學院學生牟正烜,聽到樓下的熱鬧聲響,穿著拖鞋跑下來查看。得知徐阿姨次日要走了,這個小夥子一口氣衝上6樓,回宿舍拿來自己的吉他,為徐阿姨彈起了生日快樂歌。“其實他彈的都不著調,但心意到了,大家也不覺得難聽。聽著聽著,同學們都哭了。”張唯燚不忘揶揄這個“拙劣的吉他手”。

  她看到學生背影,就能叫出名字

  27號樓的學生,每次進出樓都有一個“儀式”——叫聲“阿姨好”。“這是我們發自真心的稱呼,就像叫媽媽一樣自然。”2016級電氣工程學院學生童仕程說,“阿姨說‘某某回來了’,就有回家的感覺。”

  和徐阿姨長期搭檔的公寓中心生活老師張蓓說,徐阿姨記性太靈了。每年新生住進宿舍,不到一個月她就能記住所有學生的姓名、專業、班級、籍貫,甚至家庭成員情況。“而且,她看到學生的背影就能叫出名字。整幢樓800多名學生,這很不容易啊。”

  記者從學校相關部門了解到,徐阿姨的記人的本領真的好。在宿管阿姨的考核中,她是唯一一個拿100分的。

  “也沒什麽,就是記記檔案卡、看看他們的刷卡信息。”徐阿姨對於自己的“長處”並不為奇,“別人不記學生籍貫,我卻記。我有自己的方法,比如說,一個寢室4個人,有2個是省內的、2個是省外的,那我就記省外的。”

  “自己的孩子,怎能不擔心?”

  平常孩子們衣服扣子掉了、褲子裂開了,往往最先發現的是徐阿姨。她義務為他們縫縫補補,還為孩子們煲湯、熬夜,樂此不疲,瑣事中有大快樂。

  27號樓的學生們,除了輔導員和生活老師,還有徐阿姨這位“編外心理疏導師”。2016級電子信息工程專業學生楊王輝,已不記得徐阿姨花了多少時間和自己聊天。“平常家裏或自己不開心的事,都想跟徐阿姨說,她聽得認真,能理解我們,還能給出好的建議,有時她也對我們說她自己孩子的事。”楊王輝告訴記者,徐阿姨記性特好,一個月前我說姐姐生病了,她會問我她最近身體怎樣了,“那麽多學生和她聊天,每個人的情況她都記得清清楚楚。”

“杭電表白牆”和“給徐阿姨的留言本”上,寫滿了關於學生和徐阿姨之間的點滴和故事。

  一次,有一個學生因為感情問題,晚上從宿舍出走了。徐阿姨告訴後勤中心及輔導員組織人手去找,因為太擔心這個孩子,她在值班室裏一直沒睡。半夜,當老師們找到學生時,腳還沒踏上宿舍樓台階,徐阿姨從側影中認出了他,一陣小跑把他摟在懷裏,當時就哭了。“自己的孩子,怎能不擔心?”宿舍樓的學生們都知道,最關心自己的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宿管徐媽媽”。

  “徐阿姨在27號樓,常回家看看”

  徐阿姨讓宿舍樓的孩子們感到可親可敬,不僅是因為她的“待生如子”,還因為她的嚴格和“嘮叨”。“不要忘了打卡。”“天冷了,多穿點衣服。”“下次別回來晚了。”……徐阿姨的聲音在27號樓回響。

  好多畢業的學生,對徐阿姨的“嘮叨”反而很懷念。“都是關心的話,像媽媽的叮囑,關鍵是讓我們明白要講規矩,別搞特殊化,如今在工作中特別能體會。”“杭電表白牆”上一個自稱“畢業多年的徐阿姨的孩子”的留言是這樣的。

  多年來,“徐阿姨的孩子們”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隻要回校都要去27號樓看“徐媽媽”。還有些畢業生找了女朋友,“一定帶回來給徐媽媽看看”。張蓓還記得,一個在杭州工作的畢業生,去年中秋節特地跑回來帶給徐阿姨兩個月餅。

  張蓓老師還告訴記者一件事。11月24日那天,徐阿姨的宿管辦公座機接到一個電話。“徐阿姨,我宿舍鑰匙丟了,您給我配把鑰匙吧。”

  “那你下樓來填報修單,同學。”

  “徐阿姨,我沒法下來啊,你沒聽出我的聲音嗎?”

  一陣沉默後,徐阿姨緩緩地說:“你是嶽陽吧?”

  徐阿姨口中的這名嶽陽同學已畢業多年,在“杭電表白牆”上得知徐阿姨退休的消息,給徐阿姨打了這個特殊的電話。“因為徐阿姨,很多畢業生不會退宿舍QQ群,他們還保留宿管值班室的電話號碼,有徐阿姨在,27號樓就是畢業生的家。”後勤公寓中心辦公室陸慧娟老師說。

“我也舍不得學生”

  徐根娣來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做宿管已經有14年了。“還零3個月。”徐根娣說,來之前一直在老家幼兒園工作,“這也是我第一次來杭州。沒想到,一待待了那麽長時間。”

  要退休了,徐根娣說,她心裏也舍不得孩子們,“不是我生的卻如同我生一樣。他們遠離父母,我就來照顧他們。他們比我兒子也小不了幾歲。”由於之前沒有宿管阿姨退休後又繼續做的先例,她也想好了退休後回老家。“兒媳在家裏管小孩,我回家也可以幫忙看管。”

  沒想到,杭州的一場大雨給了同學們留住她的時間。

  “說好要走的那天下雨了,我就跟兒媳說,第二天再回來,結果同學們在網上發出的信息被領導看到了,領導來找我談話了。”


本文來源:http://news.youth.cn/sh/201712/t20171204_11098753.htm

分享至:

<< December 2017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pyright © 2016 -Hilarious-Delicacy Mom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