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ARIOUS > 最新動態

成功不是擊敗別人,而是改變自己!

作者:SELMA 日期:2018-06-05 標籤: 分類:閱讀:58


1

「你就是安達保安公司派過來的保鏢?」李先元看着面前站着的這個穿着保安服高高大大的年輕男人皺着眉頭問道。

「是的」這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六七歲模樣的男人點點說道。

「你們保安公司有沒有告訴你應該要怎麼做?」李先元繼續問道。

「保護僱主的安全,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如果存在必要的話,要為僱主擋子彈」男人依舊是淡淡地語氣,臉上沒有太多其它的表情,好像擋子彈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平常一樣。

「好,我看過你們保安公司給我的關於你的資料,你是部隊的退伍軍人,你的身手怎麼樣?如果你只是個花架子那我可不要」李先元繼續問着。

「李總大可找人來試一試,不過在試之前我要先問一問李總,假如我的身手讓你滿意,你打算給我多少錢一個月?」男人盯着李先元問道。

「這個應該是我與你們保安公司談的事情,難道你們保安公司沒跟你說嗎?」李先元皺着眉頭問着。

「對不起,我剛到保安公司上班不久,對於這類特殊任務的規矩還不是很清楚。按照保安公司給我的價格是八千元一個月,我覺得太低,我想李總給保安公司的價格也絕對不止八千元一個月這麼簡單,所以,我不希望這筆錢被保安公司拿走。還是那句話,如果我的身手能夠讓李總你滿意,我希望李總能夠把給保安公司的那筆錢給我,我和你們公司單獨簽訂協議」男人淡淡地說道。

「你的胃口倒是不小,不過也要先看看你的本事再說。」李先元說完之後,便拿起桌子上的電話說道:「是安保科嗎?帶你們科里兩個最能打的人到頂樓上去」。

「李總,你可以叫上五個」男人插話道。

李先元看了看男人,有些疑惑,隨後又加了一句:「多叫幾個吧,馬上上去」。

「我們公司的保安雖然不是正經保安公司請來的人,但是個個也都是精壯的小伙子,我希望你不要盲目的自信」李先元非常不滿意這個男人有些目中無人的態度。

「那是我的事情,要是打不過我自己走人就是」男人淡淡地道。

「哼,我倒是真希望你的本事如你的自信一樣那麼強大,走,我親自帶你過去」李先元說着率先走出了辦公室,他的秘書連忙跟上。

男人冷冷地笑了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坐電梯來到頂樓,然後爬樓梯來到了樓頂上的天坪上,那裏已經有五六個穿着保安服拿着傳呼機的男人站在那裏等着,正如李先元說的那樣,一個個都是牛高馬大身體健壯的小伙子。

「李總,我把在當班的六個人全部都叫了過來了,你看看有什麼吩咐?」當先一個穿西裝的男人見到李先元後連忙跑過來卑躬屈膝地說道。

「沒有其它的事情,我這裏來了位朋友,他說他一個人可以打倒你們五個人,我不信,所以叫你們過來比試比試」李先元冷哼了一聲說道。

「這麼大的口氣?李總,我們公司請的保安雖然不是正經的保安公司培訓出來的,但是也都是很強壯,而且,我每天都有要求他們做體能訓練,身手絕對不弱」那保安科科長很是氣憤地說着。

「別那麼多廢話了,你們六個一起上吧」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煩了,直接說道。

男人這麼一說,那幾個保安當場就不幹了,一個個說着就準備動手。

「這次只是做個比試,不是真的打架,不要弄個你死我活,差不多就行了,注意輕重,別弄出人命來,開始吧」李先元再次瞪了男人一樣,然後說道。

那幾個保安一聽,一個個摩拳擦掌的,就開始走過來把年輕男人圍住。

年輕男人看了看,再次發出了不屑的冷笑,說道:「你們先動手吧」。

幾個保安一見,當即就有一個朝男人沖了過去,直接就是一拳,可是結果非常意外,只見年輕男人直接伸出一隻手抓住了這個保安揮過來的拳頭,緊緊握住,保安只感覺自己手就像是被機器給夾住了一樣,絲毫動彈不了,這時其它幾個保安也沖了過來。男人見狀直接一腳踢開面前的這個保安,然後不退反進,朝着幾個衝過來的保安沖了過去。一切都是在電石火光當中,前後估計只用幾秒鐘,只見六個保安全都躺在了地上呻吟着,沒有一個站的起來的。

「李總,你還滿意嗎?」男人一邊朝李先元走來一邊問道。

看到了男人這恐怖的武力和那種魔王般的氣勢,李先元忍不住有些恐怖,見到男人朝自己走來情不自禁地後退了幾步。

「滿意,很滿意,他們幾個沒事吧?」李先元有點結巴地問道。

「沒事,只是會有些痛罷了,擦點跌打油過兩天就沒事了,我下手有分寸」男人淡淡地說着,然後又接着說道:「既然李總滿意,那麼答應我的事情能不能兌現?」。

「好,你跟我下去。劉科長,你帶他們幾個去醫院檢查一下,有問題就住院,沒問題的話每個人發五百塊的獎金,去財務拿錢,就說我說的」李先元說完之後便帶着男人重新回到了辦公室。

「我還沒有和你們保安公司具體談價,不過肯定不止八千一個月,我對你很滿意,我可以滿足你的要求,不與保安公司合作直接與你單方面簽訂僱傭合同,你說說,你想要多少錢一個月?」李先元笑着問道。

「我要五十萬」男人想也沒用便直接說道。

「五十萬一個月?你沒瘋吧?」李先元瞪大了眼睛。

2

「不,我總共要五十萬,是一年也好,兩年也好,隨你便。不過我有個條件,我要立即拿到這五十萬」男人搖搖頭說道。

「五十萬一年這個價格還算是合理,不過現在就給你這不可能,雖然我們簽訂了勞務合同,但是你不是保安公司的,我怎麼約束你?你要是拿着錢跑了我找誰去?」李先元皺着眉頭問道。

「這是我的身份證,上面也有我的家庭住址,你可以核對,我可以把身份證押在你這裏,另外,我可以給你寫張欠條,如果我沒有履行好義務,你可以隨時報警來抓我,我想有身份證再你那兒我也跑不了,對不對?」男人淡淡地說道。

「好,所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李先元做生意從來都是按照規矩辦事,不過今天我就破例一回,我相信你,就按照五十萬一年來辦,你要是真拿着錢跑了就當我李先元瞎了眼了」李先元說完之後就拿起筆和紙寫了起來,寫完後把紙遞給面前的男人,在男人伸手來接的時候又收了回去,然後說道:「不過,在這之前我有幾件事情要先說明。我是找你做我女兒的貼身保鏢,你必須每天二十四小時保證她的人生安全,這是最基本的,其次,你不能干涉到他的生活,也更加不能有其它任何的逾越之舉,不然,即使你身手再好,我也一樣能讓你付出代價的」。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知道該怎麼做。這些你可以在僱傭合同里說明,如果我違約了,就必須立即償還你這五十萬塊錢,並且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男人點頭說道。

「好,小王,去起草一份合同」李先元說完之後對身邊的秘書說道,然後又把那張紙條遞給男人說道:「你到秘書那邊簽完合同之後,拿着這個去財務領錢。我希望你能夠馬上開始工作」。

「這個不行,我領完錢之後必須出去一趟,最多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我再來你這找你」男人搖搖頭說着。

李先元仔細地看着男人,隨後點了點頭道:「好,可以,我相信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葉凌天」男人說完之後拿着條子就走到了外面的秘書辦公室去了。

葉凌天簽訂了合同拿了錢之後就直接出了這家三元集團,叫了輛出租車便直接去了醫院,在醫院裏找到了主治醫生的辦公室,進去就問道:「王醫生,我湊到錢了,請問我現在馬上去交錢什麼時候能夠手術?」。

「下周吧,具體什麼時候我們要根據病人的身體情況來定,你還是趕緊先把錢去交了,因為總共就這麼一個合適的腎源,現在另外還有一個病人也在準備換腎手術,你要趕緊,先把這個腎源買下來再說」醫生對葉凌天說道。

「好的,我現在馬上去交錢」葉凌天點點頭,然後走了出去。

葉凌天總共刷卡刷了二十多萬,腎源十萬塊,手術費十多萬,這還只是這次手術的費用,按照醫生的估計,後續的治療還要十幾萬,如果保險的話,要準備五十萬,這也是葉凌天為什麼一定開口要五十萬而且是要先拿錢的原因所在。

交完錢之後,葉凌天又忙完了一些手續上的事情然後走進了病房裏,看着病房裏那個女孩子蒼白的臉,即使是葉凌天這樣的鐵漢眼睛也忍不住地濕潤了。

「哥,你來了啊,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女孩看到葉凌天后高興地問道。

女孩大約二十歲的樣子,長的很是乖巧。

「哥今天放假,怎麼樣?感覺好些了嗎?」葉凌天問道。

「還是那樣,沒什麼用。哥,我們不治了,我們出院吧。我都聽說了,治療費要好幾十萬,我們上哪去找幾十萬?即使現在呆在這裏也什麼用都沒有,一天還要那麼多的錢。其實我知道你是捨不得我,可是哥,生老病死都是上天註定,不是誰可以改變的,我已經活了二十年了,有你這個哥哥的疼愛,我已經很滿足了,真的。不要在我這個沒希望的人身上花那麼多的錢了,你還要娶媳婦還要買房子的」女孩說着說着眼淚也流了出來。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你,誰說你沒希望了?你聽誰說的?我告訴你,我已經問過醫生了,你這個病能夠治好,只要找到合適的腎源做個換腎手術,再保守治療一段時間就能夠康復。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去醫院交了錢了,你現在什麼也不用想,安安心心地養好身子準備手術。知道嗎?」葉凌天呵斥着女孩。

「已經交了?哥,你哪來的錢啊?這可是幾十萬啊?」女孩驚訝地看着葉凌天。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是你哥我賺來的,沒搶沒偷。另外,哥這段時間要加班,可能沒有機會來看你了,這個手機你拿好,我幫你辦了卡的,有什麼事情你直接給我打電話,聽到了沒有。想吃什麼跟護士說,我都跟護士交代了,到時候我來給錢給她。哥還要回去上班,就不多說了,你一定要聽話配合醫生的治療,知道嗎?」葉凌天再次囑咐着女孩。

「嗯,好的,哥,你千萬不要太辛苦了」女孩聽說自己有救了,也非常的高興,她心裏清楚,這筆錢肯定是來之不易的。

葉凌天走出病房的時候眼淚終於下來了,連忙用手擦着,走到一邊的長椅上點了根煙開始抽着。

裏面那個女孩叫葉霜,是他的親妹妹,他們倆兄妹從小便命運多舛,葉凌天只有十歲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她母親獨自支撐起了整個家,葉凌天十八歲那年出去當兵,因為身體素質各方面表現優異,直接被選進了神秘部隊集訓,在集訓部隊里,經過了兩年地獄般的訓練,葉凌天成為了兩百個人裏面選出來的十個人中的一個,進入了神秘部隊。今年早些時候,他收到了一封家書,是葉霜寫給他的,信里寫了,他母親病危,希望能夠見到他最後一面。只可惜,葉凌天當時在出任務,根本沒看到這封信,等他回來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他母親已經去世一個月了。父母雙亡,只剩下了在上大學的妹妹,葉凌天覺得自己愧對這個家太多了,所以,便向部隊打了退伍報告,部隊領導本來是不同意的,但是考慮到了葉凌天家裏特殊的情況還是批准了他的退伍申請。葉凌天回來後便帶着妹妹一起生活,只是,他除了會殺人外,其餘的什麼都不會,最後沒有辦法才進了一家安保公司去一個倉庫里當了個保安,可是好景不長,半個月前,葉霜被送進醫院,被檢查出了尿毒症,而且很嚴重,必須要換腎,可是換腎總共加起來需要五十萬,葉凌天家裏是一窮二白,當兵這些年的工資他都是全部寄回家了。這時,剛好聽說安保公司需要一個身手好的人去做保鏢,聽說保鏢工資都不低,於是葉凌天自告奮勇的去了,這也就有了本文開始的那一幕。

在葉凌天心裏,葉霜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他已經愧對了自己的母親,連她最後一眼都沒有見上,所以,不管怎麼樣,即使讓自己去死他也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妹妹。 

3

葉凌天從病房出來之後便再次去了三元集團,然後進了集團總裁李先元的辦公室。

「李總,我回來了,剛好一個小時,不多不少」葉凌天走進李先元的辦公室里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後對李先元說道。

「好,看來我看人還是準的,你是個信守承諾的人,沒有拿着錢跑了。小王,給小葉倒杯茶吧,小葉,坐,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聊一聊」李先元放下手中的筆笑着對葉凌天說道。

葉凌天點點頭,坐在了李先元的對面。

「讓你保護的人是我的女兒,這個我前面也跟你說了。你也看到了,我有一個這麼大的公司,雖然不是很有錢,但是我的錢也夠我和我女兒這輩子花了,對於我來說,錢不是問題,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的女兒,我膝下就這麼一個女兒,他是我的全部。不知道我這麼說你能不能夠理解我?」李先元看着葉凌天問道。

葉凌天接過秘書給他倒的茶,說了聲謝謝後看着李先元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完全理解,這是每個父母最心底的想法」。

「你能理解就好,我女兒現在在我們集團下面的一個總公司任總經理,過幾年等她成長了我也就會讓位把集團全部交給她打理。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了。你可能會很好奇,為什麼我會特意為我女兒請個保鏢,你不用想歪了,我們集團是正經的集團公司,完全奉公守法,但是,做生意總是會得罪人的,而有些人也總是喜歡偏激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來,這種事情我這一生見過太多太多了。就在幾天前,我收到了有人匿名給我寄來的一份恐嚇信,大致意思就是我如果不給他方便的話就要小心我的女兒了,我其實知道是誰寄來的,是我的一個生意上的對手,這個人從來手腳都不是很乾凈,心狠手辣,有些事情他可能真的做的出來。我呢,現在年紀也大了,人大了這膽子也就小了,我不怕他對我怎麼樣,但是卻害怕我的女兒受到傷害,所以我才急切地想給我女兒找一個保鏢。小葉,如果你嫌這個價格低的話,我到時候可以再給你加錢,加多少都沒有問題,但是總之一點,你必須確保我女兒的安全,我也看了你的身手,我相信你能夠辦到」李先元語重心長地對葉凌天說道。

「不用了,我跟你談好了是五十萬那就五十萬,多一分錢我也不會要,你相信我葉凌天答應先支錢給我,你仁,我葉凌天也懂得什麼叫做義。我不能百分之百地完全保證你女兒的安全,我想這個世界上也沒有誰可以打這個包票,因為,就算實力再強策劃的再好也會有意外情況發生,我只能保證我會盡我的全力來保護你的女兒,甚至於犧牲我葉凌天的生命,這是我葉凌天給李總你的一個承諾,我葉凌天這個人很少給人許承諾,但是,我說到的我也必定會做到」葉凌天淡淡地說着,雖然說得很清淡,但是卻自有一股氣勢。

「好,那我女兒就拜託你了。」李先元看到葉凌天的神情之後非常的開心,他做了一輩子的生意,說他是個人精一點不為過,他有個最拿手的本事就是看人,從葉凌天這個人說話做事的風格他就能夠看得出來,葉凌天這個人是個可以完全放心的人。

「你先在在這等一下,我把我女兒叫過來,你們之間互相認識認識,這件事情我還沒來得及跟她說呢」李先元笑了笑道,然後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

葉凌天很識趣地沒有繼續坐在李先元的辦公桌前,而是退到了李先元辦公室的沙發邊坐下,心裏想着的,還是自己妹妹的病情,情不自禁地拿出一根煙來抽着。他本來是不抽煙的,但是在神秘部隊里參加任務的這些年慢慢地學會了抽煙,而且煙癮越來越大,沒有辦法,每天接觸的都是血腥、每天都會見到有自己的隊友在自己身邊倒下,在這種壓力下,人總要找一個東西來釋放自己,有人會選擇酒,但是干他們這一行的酒是個絕對不能碰的東西,那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所以,大部分人都選擇了煙,而且都是一等一的煙鬼。

就在葉凌天想着心事的時候,外面傳來了高跟鞋敲打地板的聲音,然後便見到了一個穿着職業套裙的女孩走了進來,女孩看起來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很好,樣貌更是沒的說,即使是像葉凌天這樣經歷過太多生死早已經心如止水的男人也不僅心裏產生了一絲的漣漪,她的確是個美女,而且是葉凌天這輩子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

女孩走進來突然皺了皺眉頭,然後把臉轉到葉凌天這邊,看到正在吞雲吐霧的葉凌天,眼神變的非常的犀利,似乎對葉凌天在這裏抽煙非常的不滿,不過她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走到李先元的辦公桌面前問道:「什麼事啊,爸。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電話里說,非要我來跑一趟的」。

「雨欣,來,爸爸給你介紹一下,這個呢是小葉,葉凌天,是退伍軍人,也是爸爸給你找來的貼身保鏢」李先元說着就走了出來,指着葉凌天對李雨欣說道。

「你好」葉凌天出於禮貌,掐滅了煙頭,站了起來對李雨欣說道。

可是李雨欣根本沒有理會他,而是瞪大了眼睛望着李先元說道:「保鏢?爸,你開什麼玩笑?你以為現在是二十年代的舊上海嗎?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幫派橫行的舊社會,要保鏢幹什麼?」。

「你知道什麼?你以為現在這個法制社會就沒有人會鋌而走險嗎?爸過的橋比你走得路還多,聽爸的,不會錯的。再說了,就算沒事以防萬一也行啊,小葉的身手非常好,保護你完全沒有問題,有小葉在起碼爸也放心一些,對不對」李先元費力地勸說着自己的女兒。 

4

「朗朗乾坤的,誰會害我?你又見過誰出門沒事帶個保鏢走的?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請保鏢也是你請啊,你才是集團的總裁,即使有人要做什麼那麼對象也是你而不是我,我只不過是個子公司的經理罷了。再說了,我一個女孩子,整天身邊跟着個男人算怎麼回事?」李雨欣再次厭惡地看了一樣葉凌天后說道。

「你懂什麼?朗朗乾坤不假,可是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太陽越大,影子也就越長,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如果我們什麼都不管不顧,等到真的出事的那一天就晚了。你以為保鏢真的只有在電視電影里才看到嗎?我告訴你,不說別人,就說你張叔,跟在他身後的那個人說是司機就真的是司機嗎?那是保鏢,你張叔以前是被人給綁架過差點就沒命了的。其餘的,你看過的那些大公司的老總,哪個人身後不都是跟着保鏢的?我李先元這一輩子從來沒怕過誰,我不請保鏢,我相信沒人敢對我怎麼樣,但是,我卻不能拿你的生命來當賭注,要害我的人也都知道,我李先元是個老頑童,即使殺了我我也不會跟他們這些惡勢力妥協的,但是我有個軟肋,這個軟肋就是你,所以,他們會把對付你來當做逼我的籌碼。這是我早幾天才收到的,你自己好好看看吧,我並不是無的放矢。雨欣,你說你不嫁人不想談戀愛,我可以依你,你說你那時候堅持要出國留學我也依你,你說你要獨立,要一個人住在外面,不與我住在一起,我也依你,但是,這次這件事情我不能依你,你必須聽我的。從現在開始,小葉就是你的保鏢,同時也是你的司機,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你,不管你在哪他都必須在場,除了你洗澡上洗手間這些時間例外。你上班的時候,在你辦公室外面給他加一個辦公室,所有進來的人先要經過他那。另外,在你房子裏給他安排一間房子,他住樓下你住樓上,我警告你,不准以任何理由擺脫小葉,不然我就真的生氣了」李先元突然非常生氣地說道。

「爸,你沒弄錯吧?他跟我住一起?有你這樣的父親嗎?你女兒我可是一個單身女人,你弄一個男人來跟我住在一棟房子裏?你就不怕···」李雨欣瞪大了眼睛問着。

「怕什麼?我告訴你,你爸爸我這一輩子之所以能從一個賣米的走到今天靠的不是我有多聰明,也不是我多有商業頭腦,靠的是我的眼睛,我這一輩子看人就從來沒有錯過。小葉是個正直的人,是個值得信任的人,我可以用我的命擔保,他絕對不會對你做出任何逾越的事情。好了,我也不和你說那麼多了,最後一句話,你們公司遞交上來的那份兩千萬的項目資金還想不想要了?想要的話就聽我的話,我馬上把字給簽了,如果不聽我的安排,那你現在就離開,這份兩千萬的項目資金申請書我也當從來沒見到過,你自己決定吧」李先元最後說着。

「爸,你怎麼能這樣?一碼歸一碼,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你怎麼能混為一談」李雨欣非常惱怒地說道。

「整個集團都是我的,對於我來說,集團的事情就是家事,家事也就是公事,我也不和你說了,你就說你同不同意小葉當你的保鏢吧」李先元揮揮手說道。

「好·,爸,你實在是太狠了,你這是逼我。我答應你還不成嗎,不過,有一天你女兒要是真的被人給怎麼樣了,你就後悔去吧。記得,明天我要那兩千萬打到我們公司的賬戶上來」李雨欣說完之後氣呼呼地就離開了。

見到李雨欣離開了,李先元突然笑了起來,笑的很賊,隨後對葉凌天說道:「這丫頭性格隨我,很要強,不給她來點殺手鐧她是不會妥協的。以後她就拜託你了,有什麼事情你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名片」。

「好的,李總」葉凌天點點頭,然後也走出了李先元的辦公室。

葉凌天快走幾步就趕上了李雨欣,他也不與李雨欣說太多的話,他知道這個大小姐對自己沒有太多的好感,不為自己抽煙的事情,即使是因為李先元強迫她把自己安排給她做保鏢的事情,出於人的本能感情,她也會很厭惡自己,所以葉凌天不會自討沒趣地討好李雨欣,他也根本做不出這種有些卑躬屈膝的事情來。他也就慢慢地跟在李雨欣的後面,大概一兩米的距離,不緊不慢。

「我說,你可不可以不跟着我?」李雨欣有些生氣地回過頭來看着葉凌天說道。

「這是我的工作,你如果不滿意可以去找你父親談」葉凌天淡淡地說道。

「我問你,我爸給你多少錢?」李雨欣看着葉凌天問道。

「五十萬一年」葉凌天淡淡地回答着。

「那好,我再給你五十萬,只要你每天在家睡覺,不要跟着我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就行了,OK?」李雨欣說完後拿出一張卡遞給葉凌天。

葉凌天看着李雨欣遞過來的卡,冷冷地笑了笑,隨後說道:「我給你爸做過承諾,會盡心保護你,所以,這不是錢的事。另外,不要隨便拿錢出來指使別人怎樣怎樣,人的尊嚴不是用錢可以衡量的。把你的卡收起來,現在,你該幹嘛就去幹嘛。你放心,一個保鏢的最基本職業道德我清楚,我只是負責保護你的安全,其餘的你做了什麼說了什麼都與我無關,我也不會與任何人說一句關於你的事情,走吧」。

見到葉凌天那冷峻的眼神,李雨欣沒來由的心裏產生了一絲涼意,然後惱怒地把卡放回包里,轉頭走進了電梯,沒有再看葉凌天一眼。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8148282&ver=919&signature=B8nGA1iFs0q2Vr-1XEhYIbnCaPydWXs389y6yb6lvlQYbi9qx4STo3nfIyArbGBTFwl83hPGOoXxOTWNQgeEUTJVucctqa8FfFI8w5GBwTXeDUKVSa7HCzPQFK4xrPFE&new=1

分享至:

<< September 2018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愛情》是人類永恆的情感 - Facebook

    愛情,是人類永恆的情感,無論何時何地,都是人類最古老而又新鮮的話題。 對愛情的渴望和執著是人類的天性。 愛情使人年輕,愛情也使人蒼老;愛情能造就一切, ...

  • vanessa‏ @vanessa22853888

    櫻 是懶人瘦身必備的產品 不必忍受火辣辣的減肥 冰冰涼涼 簡簡單單的瘦下來吧 想瘦哪裏就塗哪裏 面對天氣炎熱也不怕 不但冰涼 還能瘦身 只有我們的 Enzserum III才能做到 !pic.twitter.com/HeSDQohSJq

  • 勤勞的黑眼圈- Google+

    勤勞的黑眼圈- Google+. ... 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勤勞的黑眼圈. 3 followers. 3 followers. About. 黑眼圈\'s posts. Looks like you\'ve reached the end.

Copyright © 2016 -Hilarious-Delicacy Moment- All Rights Reserved.